Nine. Crush: A Case Study


早上的阳光透过眼睑在眼前形成一片红色,Benji睡着之前忘了把遮光板拉下来,睁眼就看见机舱外的云海,离到达目的地还有两个小时。

 

飞机上冷气很足,对于刚睡醒的人来说有些太冷了,他往身上盖着的毛毯里缩,没看完的书摊开从腿上顺着被拽起的毯子滑落下去。

 

睡在旁边座位的Ethan率先一步帮忙接住。

 

这次的任务艰难到Benji的脑子完全回想不起具体内容,但无论要经历多少波折,只要有Ethan在就会很安心。到现在自己还是没能成为足够可靠的人,Benji突然想起Ethan似乎问过他转外勤的原因,在好几年前,他应该是糊弄过去了。总是先别人一步拿到情报的Hunt特工却不知道在他们近几年几乎重叠的交友圈子里,是唯一一个不知道这件事具体原因的人。

 

这个人正带着略显疲惫的目光问他,休息得怎么样。

 

也许Ethan已经知道了,也可能Jane还是谁年会闲聊的时候早就说出去了。Benji点点头,又往毯子里缩了缩,传出来的声音有些闷,“突然想起点事情。”

 

“是……什么呢?”

 

“我刚来IMF的时候,第一次提供导航,应该也是我负责支援的第一个特工……就在眼前的屏幕上,我看见他死掉了。”先是代表特工生命体征正常的那个绿点一下子消失,再来检查当时的监控录像时,看到那位特工被炸成了碎片。一开始回忆,顺带着任务的细节也一点点回到脑海中,Benji记起让他慌乱的事,这次Ethan的绿点也消失了一段时间,“现在仪器改进后基本没什么误差了,所以我想,那个时候你确实是死了一下。”

 

看来不只是飞机上的冷气让自己脊背发凉。

 

“虽然我们总是接‘不可能’的任务,你是小队长你说了算,但下次你真的觉得不可能的话,一定先和我说一下,好吗……”

 

一边肩膀变重,Benji扭头看到Ethan深色的发顶,对方的呼吸比平时沉,好像是睡着了。

 

“Benji,我会一直在的……”Benji再次跌入睡梦之前,旁边传来这样的声音,只是不清楚是否单纯是他自己的想象。

 

这离EthanHunt又一次销声匿迹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Benji也不得不承认错把Impossible Mission Force的招募信当成正牌基金组织的招聘广告,是人生前三十年里最引人发笑的一件事。但他觉得在哪里做工程师都一样。人有不同性别,生活中的事情有善恶之分,但技术是中性的,他参与设计的软件,机械,只要用在相对有益的地方就可以了。

 

事实上无论是内勤还是外勤,官方都称为特工,因为一开始接受的训练是差不多的,这是沿用CIA的传统,至少让员工们遇到危险时能有保护自己的能力。不过Benji自称员工,也很少有人认为内勤算得上真正的特工。技术部的外壳听说和总统府下面的材料差不多,一开始就在身旁竖保护盾牌,和那些出现场直面危险的特工并不能相提并论。

 

他刚开始在技术部实习,Baird听了他的想法,“不要看我这样子其实我也是外勤。”

 

“但是你不是这个部门的吗?”

 

“外勤也分很多种啊。”Baird解释现在的工作简单来说就是……跟着出现场的无线网卡,“我不了解你是怎么样的,每年都会有人看久了外勤实况然后就自己也想要投身现场的。”

 

未来的事情谁也没有定论。

 

“这边怪人也很多,上次把上面交通部大厅玻璃弄出大洞的那个人是就总部的传奇。”

 

这一个月在交通部上班的人都会看见一个长得很帅的清洁工挂在外面刷新装好的玻璃墙。

 

有趣的事有不少,比如技术部的通风系统和CIA是连着的。那是看起来都很忙的技术员们在论坛里对比了两边分别抓住的老鼠的照片之后得出的结论。再比如,只要跟着后勤熟悉一下全弗吉尼亚州内任何一间IMF安全屋里的设备,就能注意到面具机并不只是CIA教官口中的梗。

 

轻松的日常变成悲伤的前奏仅仅是一瞬间,毫无预兆的,他就在监视器上看到自己负责导航的第一名特工被炸成了碎片。

 

昏暗的办公室,防空级别的保护壳,突然就像一口巨大的棺材,将他封在里面。

 

 

Benji开始逃避和机构的其他人交流,退出了对外勤特工的技术支持,专门做硬盘修复之类可以自己在屋子里做一整天的工作。成年以来断断续续有过的抑郁情绪达到了高峰,他用酗酒度过所有休息日和大部分夜晚,成功让自己到达崩溃的边缘。

 

伦敦的天空时常铺满铅灰色的鸽子羽毛。

 

终于在休假回英国时被Hector逮到问到底发生什么事。Hector以为他犯了什么命案或者被人追杀。

 

堂哥说他明明负罪感太重,又在人前表现出不在意的样子,不出状况才奇怪。

 

 

因此当Ethan Hunt打电话来,目的是寻求帮助,既视感让Benji慌乱起来。

 

“你你你周围没有炸弹吧!”

 

“啊?没有。”

 

“真的?”

 

“真的,至少我还没看见一个雷管的影子,”Ethan问,“请你帮忙领路,我很需要……”

 

自己真的在解救Julia的行动里帮上Ethan那么一点,Benji感到很久都没有过的开心。

 

现实总是不如人意。而那些事情终于让Benji下定决心迈出该走的那一步。

 

成为外勤并不容易,至少相对于刚入职训练结束那段时间,无论是体能还是精神都受到考验。 是不是真的有某种信念,Benji说不准,他是无神论者,也不太相信精神决定一切,只是觉得自己需要改变现状。已经有人遇到了不幸,如果能早一点勇敢地去做外勤,会不会有不一样的结果呢。

 

 

在克里姆林宫,Benji看着Ethan,他们有段时间没见面,对方脸上没添什么痕迹,只是没了以前遇见人常有的那种温柔的笑容。Ethan在争夺起爆器的过程中把腿弄断了,他们还有一个炸弹要拆,如果失败的话两个国家潜艇里的钥匙孔都会被转动。

 

汗顺着额角流下来,炸弹的结构比预想的复杂。而从坏蛋们身上搜来的图纸甚至和这个炸弹都没什么关系。他抬头看了一眼趴在那边的Ethan。传奇特工也许特别能忍痛,但没有适当的治疗最后还有可能在这里昏过去。Benji不知怎么想的从一堆杂物里拽出几块废钢板,还有几个战时留下的修筑工事用的沙袋,将它们堆在Ethan身边,“来。”

 

“做什么?”

 

“既然有图纸,我看里面结构也不算复杂,比较容易拆除。不过,万一,我是说万一,那些钢珠弹片之类的飞出来至少不会打伤你。”

 

Ethan皱眉。

 

“简单来说,我想给你做点防护措施。”

 

“你知道这么近的距离其实没有生还希望吧。”

 

对啊。“但至少要尝试一下,把手给我?”

 

 

Ethan一直在用他的行动向人证明,放弃的那一刻就会输了。Benji不认为那是什么救世主心态,因为如果这个善良人真认为自己可以代表某种高级意志,恐怕早就开始真正的流亡生涯,那份毅力也一定会让想要阻止他的人或被毁灭,或成为他的邪恶同伴。

 

Ethan就是有种特别的感染力。

 

Julia Meade的惨死都没让Ethan离开IMF去报复世界(尽管他杀人的行为也在一定程度上是报复行为,但也许是传言,对吧。),Ethan一定是一个冷静执着,清楚追求的事物的人。

 

说到Julia的死,Benji曾有过一些想法,由于那些想法不够尊重死者,他没和任何人谈论过。

 

 

感恩节——他家里不过这个节,和其他同样没有这习惯的同事在办公室值班——他们举行起一个年度活动,后来演变成季度:轮流黑Luther电脑的比赛。

 

著名黑客的电脑一直很难搞,前一年半没人能获胜。

 

转机发生在Benji借任务之便在Luther的电脑硬件上做了点手脚之后。然而他得到的信息大多是账单,邮购目录,发票……浏览到第10页不由得怀疑这台电脑是著名黑客的购物专用机。

 

也有一些规律可循,不是那么引人注意。Luther每个月都会在同一天邮寄物品,物品和地址信息有伪造痕迹,无疑是某种特定的暗号。Benji花了一星期盯着那些暗语,想推测出它们到底是什么。

 

最后只发现收件人都是Clementine。

 

下一年初始他们组队到太平洋上的一个小岛执行任务,Benji想起那个日期,如果Luther寄东西的日子固定,一定会有所行动。然后他看见,Luther装在包里的像是针剂一样的东西,Luther推脱说是朋友需要的胰岛素,而Benji有个当医生的Omega堂哥,自然认得那是抑制剂的瓶子。

 

Luther每个月要寄严格管制的抑制剂到某个地方,给特定的人。

 

再后来他无意中看到Ethan和Luther之间的眼神交流,之前的想法得到了更有力的证明。

 

Clementine。

 

小柑橘。

 

对啊,除了Julia还能是谁呢。

 

 

“你还好吗?”Benji拽住从直升机外爬上来的Ethan,然后意识到螺旋桨声音太大了,对方听不清自己说话。

 

Julia有很大可能性活着,这并不会改变Benji对Ethan的看法——Ethan是个有自己立场的人——更不用说其中一定少不了当局的协助,现在的社会想要一个人完全藏匿起来或许不难,但是如果这个人是Omega的话,首先在药品方面就会遇到各种麻烦。

 

而且互相深爱对方的两个人就这样分离,真是太令人心痛了。

 

“嘿,Benji。”

 

他还攥着Ethan的袖子,“哦!抱歉。”

 

Benji靠着机舱壁坐下,突然陷入一种悲伤之中。Ethan躺在原地休息,眼球在眼皮底下滚动,Benji知道他并没有睡着,一个星期不睡觉也许不难,但缺水少粮还要应对三方势力的追捕,高度紧张的精神不会一瞬间放松,Ethan肯定已经习惯了。Benji想到这个感到嗓子干涩,他好像比Ethan更需要一杯水。

 

“不想说点什么吗?来自不列颠的绅士?”Ethan将手枕在脑袋下面,直升机载着他们开始飞离接应点。

 

“别这么叫我……”

 

“啊?”

 

“我说,”Benji说到一半,突然泄了气有种无力感,别过脸,懒得再提高音量,“别这么叫我。”

 

“好的,Benji。”

 

“你这不是……”听得到,装什么听不见……

 

Benji看向Ethan。

 

从很久以前Benji就一直很喜欢对方的笑容。

 

“要是部长没听你的话,直接让他们拿榴弹炮把你战术性毁灭了怎么办?”

 

“那个部长不会这么做的。”

 

对哦,现在的部长任职很久,和Ethan有很长的交情,对后者也有超乎常人的信赖,甚至可以帮忙伪装Julia的死。Benji能看出Ethan说起部长时有几秒钟的表情是在回想往事。因为那十分具有代表性,Ethan在想Julia。

 

这让Benji心里的悲伤莫名又加了一层。

 

“你还记不记得有一次……”

 

Benji在等Ethan的下文,但Ethan没有说完,重新看过来,“抱歉,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哦。”

 

“所以你决定了没,要不要当我的小组的技术外勤?”

 

话题转变到自己身上,Benji愣了一下。

 

Ethan撑起上身,由于那几根又断了的肋骨,这个动作让传奇特工的笑容保持得不是很好。

 

“我不是经常支持你们组吗?”

 

“我是说,固定的那种。”

 

“我以为……”

 

Benji想说,他以为Ethan不是很需要他的帮助,或是单纯嫌他烦,并不经常带他。

 

更正,是又一次没有带他一起执行任务。

 

“你以为什么?”

 

“没什么。”

 

“这次你不在真是吃了不少苦头。”

 

“嘴硬的Ethan Hunt竟然承认自己的工作不容易,”Benji想去揪Ethan 的脸,“快说,你是不是别人用面具机假扮的!”

 

机舱里螺旋桨的声音让人的脑袋有点痛,尤其是Ethan再一次变得面无表情,慢半拍发觉自己行为有些冒失的Benji将手缩回来,毕竟IMF员工守则再三强调不要轻易惹怒Alpha特工。Alpha对于私人空间和尊严看得比其他性别都要重很多。刚才自己要是再慢点,手腕可能会被扭断。

 

“那个……”

 

尤其是当Ethan摆出扑克脸的时候,没人知道那颗经常被悬赏的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作为补偿,来我的小队吧。”

 

“补偿……什么?”

 

“你不相信我,让我又体验了信任危机。所以作为补偿,来我的小队吧。”

 

这并不成立,他觉得Ethan的内心强大到不会在意任何质疑。笑容再次在Ethan脸上出现时,Benji明白前一句只是玩笑话。他在这个人面前可能过分紧张了。

 

“好吧。”

 

“真的?”

 

“我下周就去交申请。”

 

“我可以用权限直接把你调过来。”

 

“不过其实按照IMF的规定,技术外勤只是会优先和固定成员出任务。”

 

“为什么?我以为固定的意思就是‘固定’。”Ethan的语气有点不高兴。

 

“呃……人也不多嘛,所以你用不到我的时候我也得继续干活。”

 

怪不得无论谁提起自己是程序员都会用被压榨的眼光审视。

 

Benji干笑一声。

 

“感恩节你有什么安排吗?”

 

这个任务正好在那之前结束,也就是说Ethan很难得地会在假期呆在特区。

 

“我可能回家。”

 

Ethan眨眨眼,Benji要回家,只是不是华盛顿的那个,“你要回英国的家?”

 

“对。我说得不严谨,是祖父家。”Benji说,“你别这么看我。”

 

“我以为你们不过感恩节?”

 

“你知道吗,有个亲戚去年特地写信来说我在美国呆得太久了,可能确实是这样吧。”

 

这是距离伦敦和辛迪加一年多以前的事。让Benji稍微放下心的是Ethan似乎并不讨厌他,毕竟没有Alpha会愿意让一个令自己厌烦的Beta天天在身边晃悠,还在任务之后闲聊的,对吧。但冷静下来,Luther表示很快要退休,大概Ethan也想找一个候补技术员吧。

 

这样想也可以没什么心理负担。

 

 

但是Benji,迟钝到一定程度,还是意识到了,自己对对方的爱慕。因为他反应过来,那种突然的悲伤之上的另一层,是令人羞愧的嫉妒心。轻一些是羡慕,说恶毒一点则是嫉妒。这真是太没有逻辑了,Julia先是人,是互相认识的朋友,然后才是Ethan的妻子,而他想到这一点的时候……

 

“你真的太坏了,Benjamin Dunn。”

 

那是特区一个平静的清晨,抹好泡沫准备刮胡子的他意识到这一点,拿剃刀的力道没掌握好,就在脸上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

 

Benji边贴胶布边诅咒起自己,“幸好你不信上帝,不然你是不是要下地狱了。”

 

竟然会有那种想法。他发誓无论以后是谁能和Ethan度过余生,都要把自己的情感限定在羡慕的范围之内,不这样的话,他真的会成为一个糟糕的人。但Ethan应该不会再爱任何人,说不定下半辈子Benji只要嫉妒Ethan周围的空气就行了。

 

没错,如果是空气陪Ethan到最后,就原谅他的嫉妒吧。

 

 

Ethan吻人的时候有些不好的习惯,不知道是不是所有Alpha都有这种毛病。而对方因为药物影响而给予他的那些伤痛,也只是让不走运的自己进一步认清现实。

 

诊所墙上的钟表指针走动的声音,像某个国家在革新时代日夜工作的断头台。肩膀上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他突然感到自己的暗恋已然无疾而终。如果Ethan还可能再爱上某人,也不会是自己。

 

既然暗恋没有结果,珍惜身边的朋友也是好的。现实就像要证明他很可悲一样让Hanaway毫无预兆地死掉了。当特工总是要面临死亡的,然而听闻消息的那一刻,他仿佛一瞬间回到了多年前刚入职的那副躯壳里,那个会害怕,颤抖,退缩的灵魂从来没有改变过。

 

 

在CIA的日子不自由,但也充当了缓冲。距离某人失踪半年,Benji再次出外勤,检查完毕Lane的行李后,摘下眼镜在手机上打字。

 

至少重要的事物会带在身边|

 

光标在屏幕上闪烁,Benji又按住删除键让那些字消失。

 

收信人是Ethan弃用的号码。

 

 

后来他明白了,Lane那个脸有点抽的动作可能是在微笑。这样一个世纪大坏蛋,一定是遇到了非常高兴的事情,才会笑。

 

大反派当时先把计时器停下,走过来像拥抱一样环住他的肩膀,带着消音器的枪抵在一边太阳穴上,摘下他的耳机,然后拿走后腰上的备用枪支。

 

“我有几个问题,你最好老实回答。”

 

那张脸逼近过来,不知道自己脸上有什么需要Lane这么近距离仔细看的,这家伙该不会是想戳瞎他吧……Lane拿走了机构放在Benji眼里的隐形眼镜,视野由于眼球被刺激出的泪水模糊了一下,他不自觉地扫了一眼地上的武器,实在扔得有点远,而Lane马上将枪口抵到他下巴上。

 

“你的回答呢,‘Benji’?”

 

“……如果是审问,无论如何我也是接受过训……”Benji被迫抬起头,“不会透露任何情报。”

 

Lane给手枪上膛。

 

“我想知道的不是这个。”

 

Lane接下来的发问令人诧异,以至于事后Benji回想起这位反派的提问时,心里除了不解就是不知名的恐惧,自己应该没有这么一位仇家才对,当时Lane没等Benji回答,又问,“因为Ethan Hunt吗?”说出这个名字后马上冷笑一声,“用不用我帮你?把你切成一块一块冻起来,每年情人节就寄一份给他做情书?”

 

那听起来并不像简单的恐吓,Benji吞了一口口水。他的职业生涯中还没被人这么对待过,毕竟作为技术外勤很少和目标人物正面交锋。

 

前几天还在晚宴上和人谈论喜欢的作家和自己的职业生涯,对社会问题发表看法,到头来又是个冲着Ethan来的大坏蛋。尽管不是称赞CIA的时候,Benji还是想夸一下CIA在监视目标方面难得命中一次的第六感。

 

“你和Hunt特工有仇吗?”

 

下巴上的枪管移开,一双冰凉的手爬上了他的后颈。Benji知道那里汗湿的发梢已经表明自己的紧张,他看见Lane的嘴角又抽动了一下。

 

接下来Lane开始掐他的脖子,双手逐渐收紧,在Benji无法呼吸时停住,再放开手,接着在他因为突然涌进肺部的空气而呛咳时再次收紧双手。这样反复了几次之后停了下来。

 

“我还是觉得绞刑是最好的选择,可惜今天没有合适的绳子。”

 

Benji已经在在地上咳成一团,他蜷缩起身体,缺氧使得眼前发黑。

 

“在他面前掐死你也可以,或者让你看着他被炸死……”

 

Benji抬手想要反击,然而打空,引得Lane终于露出一个像是微笑的表情,对方依旧没有温度的双眼盯着他。

 

“不过,就在现在,我突然有了点新想法。”

 

恍惚中他看到对方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寻找着什么东西。

 

没过多久Lane回来跨坐到他身上开始解他的扣子,顺着脖颈似乎在寻找什么,然后在摸到肩膀上凹凸不平的疤痕时停下来。

 

“他果然已经对你下手了。”

 

……嗯?Benji疑惑,不过Lane接下来的行为让他没时间提出疑问。

 

Lane用刚取来的拆信刀贴着Benji的脖子。

 

所以新想法是割喉吗,Benji没忍住又吞了一口口水。

 

现在那双冰冷的手在摸他的锁骨,刀刃也跟着。

 

刺痛在皮肤上绽开。

 

 

“Benji,醒醒。”

 

有人在拍他的脸,睁开朦胧的双眼,Lane还在那里。Benji躲了一下,巴西的任务之后,他变得有些害怕别人的靠近和触摸。

 

Benji提醒自己那家伙已经被关起来,眼前那个身影渐渐变成了Ethan。

 

不是吧,这个梦还没做完吗……

 

Ethan站在床边尴尬地维持着原来的姿势,“还好吗?”

 

“……Ethan?”

 

“是我。”

 

时间已是傍晚,Benji本来只想午睡,看来不小心睡了一下午。

 

他坐起身,他有两周就没见过Ethan了。

 

“……你为什么在这?”

 

Benji还有些恍惚,没听到Ethan的回答。梦里被扼住喉咙的体验还没有退去,他拽住胸前的布料。

 

“你做噩梦了吗?”

 

“对……是噩梦。”

 

“Lane?”

 

“你怎么知道的?”

 

Ethan担忧地看着他。

 

“看来我还大喊大叫了,”Benji捂住脸,“等等,你怎么进来的?”

 

“我管你的房东要了备用钥匙。”

 

“骗人。”房东去欧洲旅游了,两个月都不会回来。

 

“好吧,我……”

 

“我要买新锁,账单你付。”

 

“好的。”

 

“所以为什么过来的。”

 

Benji翻出压在枕头底下看起来已经没电很久的手机,“哦……如果你打电话了我应该没接到。” 午觉睡太多头脑会变得不清醒。

 

“我可以给你倒一杯水吗?”

 

Benji说好,Ethan去厨房接了水,还带回壁橱里的几颗糖,“我猜你现在血糖有些低。”

 

“谢谢。”

 

柑橘的清香在嘴里散开,他本来是很喜欢这个口味的糖果的。

 

在自己的卧室里一整天,饭也没吃,只能喝水吃糖,爱慕对象还在两三米的距离看着你刚醒来时狼狈的样子。即使对方不久前曾对你说过你无法相信的喜欢,即使你已经……

 

“之前的话可不可以当我没说过?”

 

Benji愣了一下,之前公寓门口尴尬的对话更清晰地回响在耳边,如果这样能够继续原来的生活,那再好不过。他又点了头。

 

Ethan继续说,“那天我的话,很突然也很不合适。”

 

现在清醒了就好。然而那句“没事的,还是朋友吧”堵在嗓子里怎样努力也无法说出口。

 

他看见Ethan脚边放着行李包。

 

“你要出任务了吗?”

 

“对。”

 

“奇怪……没收到消息。”

 

“是单人的。”

 

“哦。好的。”

 

“Benji。”

 

Benji把水杯放到床头柜上,抬起头。

 

“什么?”

 

Ethan只是看着他,离开之前,两个人都没再说什么。

 

 

 

 

 

“电了你两次才醒来,后遗症是可能会有点心率不齐。”Jane拿着手电筒检查Benji的瞳孔,“袭击你的人还没抓到,之前发生什么还记得吗?”

 

“……”

 

那天的计划是去医院看Jane。Jane不久前做了摘除腺体的手术,而和Ethan一起工作过的人似乎都不喜欢在病床上多待——尽管以前没任务的时候Jane就会在这家医院工作。

 

“请问是Dunn先生吗?”一个快递员穿着的人叫住他,两只手捧着一大把包装好的向日葵,“您的花,按照预约准时送到。”

 

“呃我应该没有订过……”Benji看向自己带来的花束,Jane说过太多花没地方放让他一定要带就带一小捧。

 

“署名是LS。”

 

Luther吗……

 

那之后他不知为什么又陷入了黑暗中。还做了很长的梦,都是一些片段。

 

 

“主要是麻醉造成的心脏骤停。”Ilsa看起来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但Benji还没有余力去思考这个。

 

Jane的视线有点飘忽,手指指Benji的领口“所以这是。”

 

Benji穿来医院的那件衣服因为Jane他们要给他做心肺复苏已经被弄坏了,病号服挡不住脖子。

 

锁骨附近已经成为疤痕的字母清晰可见。

 

那里被人用11个大写字体刻下名字:

 

 

SOLOMON LANE

 

 

他时常安慰自己,至少能把这想成是某条路或者小巷的名字。

 

 

“等一下,Ilsa应该及时赶到了?”

 

Benji当时不知道Lane到底刻了些什么,也许只是喜欢在别人身上划道,也许是想给Benji最痛苦的致命伤,让他流血而死什么的。后来拆了纱布才发现是名字,换药的护士还略带同情地问,是不是婚姻不幸,很有趣对吧。

 

Jane没理他的玩笑。

 

等刻完字,Lane重启了计时器,和他说,要他先看Ethan死。

 

“对,就在这个之后,Ilsa赶到的……”

 

这时Brandt出现在门口。

 

“你和Ethan最近见面了吗?”

 

“没……”Benji顿了顿,“有。”

 

“有还是没有?”

 

“前天他撬我家门,因为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的。我当时睡着了,做噩梦,他把我叫醒了。”

 

 

Brandt特地来到医院询问,让Benji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每次他感到不详的时候都很准。

 

 

“昨天早上Ethan私自参加Lane的押运,而现在我们得到消息,他在直升机到机场后抢了一辆车带着Lane跑了。”

 

 

 

 

 

_______

最近天气好冷……

 

 


2019-10-16 02:30:51 【一期一会】 患得患失的benji看得人好心疼(。•́︿•̀。) Lane真的超讨厌!!!虐待狂!Ethan真是行动派啊,想做的事立刻就要去做2333 最近真的超冷!!冬天要到了,恨不得每天躺在被子里不出来

2019-10-25 15:15:17 【玛纪】 这篇文好好哦QAQ 您写得真好!!!心理描写超级棒,特别特别期待后续!!!

2019-11-09 10:49:15 【凩久】 好长的更新!太太辛苦了!天啊心疼死了!暗恋太苦了呜呜呜!Ethan这么做到底是因为什么呢_(:з」∠)_OMG莫非是Lane威胁Ethan?突然觉得自己串起来了……Ethan走之前去看了Benji,怕自己真的出事所以告诉他撤回以前的话?Lane告诉Benji要先看着Ethan死……(´;ω;`)???

2019-12-30 11:25:46 【masuzuki】 回复【凩久】 嗯被威胁了呢,虽然想把Lane写得聪明一点但好像还是psycho的方向【捂住脑子里的变态想法【没有

2019-12-30 11:26:38 【masuzuki】 回复【玛纪】 谢谢喜欢(o゚v゚)ノ【缓慢地写【划不掉

2019-12-30 11:30:57 【masuzuki】 回复【一期一会】 Ethan经常看起来车到山前必有路诶,但是最后发现是计划通【咦】很喜欢看他跑步=w=

2019-12-31 21:48:12 【凩久】 回复【masuzuki】 害Lane别太聪明了,否则Ebenji就真的虐惨了(喂)PS太太新年快乐~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