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n. Code of Conduct


脸上感到一阵冰凉,Ethan睁开眼,Benji不知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爬上了车顶,手里的两瓶气泡水正贴在Ethan的脸颊两侧,Ethan顺势握住那双手和冒着凉气的瓶子。

 

“你怎么找到我的?”

 

“因为你这次注射的试剂应该失效了,我有监视器啊。”Benji放下手提箱,向他展示平板上信息素的数据,“你说草原上的大象狮子什么的对人类的信息素有反应吗?这可是塞伦盖蒂草原,过来路上都没怎么看见动物哎。”

 

“我做了个梦。”

 

“嗯?什么梦?”

 

“有点奇怪的。”那些液体被注射进Ethan的手臂,Benji在更换针剂的间隙为他测量脉搏和血压,按在颈边的手指让人有点分心,心情却平静了很多。

 

 

“即使是这样,我也不认为我属于你。”有人在毯子下面换了个姿势,“会不会有点奇怪?”

 

“不,你不属于我。”

 

“啊,真的吗。Alpha会这么认为?”

 

“对。即使是这样。”他在黑暗里说到,伸手去抚摸对方的脖颈,肩膀,胸膛,一路向下,抚过腰部的皮肤时,引起一阵明显的颤栗。

 

 

碎片在Ethan眼前闪现,却好像随着针管里的液体一起消失在身体深处。

 

他突然去抓Benji的手腕。Benji埋怨道针在里面折断了可怎么办。

 

“……Ethan?”

 

“我以前,有没有强迫过你?”

 

Benji先瞥了一眼平板,像是确认了什么,十分放心地叹气。

 

“有啊。”

 

“……什么时候?”

 

“你经常强迫我帮你违反规定啊。”

 

Ethan摇摇头,他并不是指这种强迫。“你在害怕,为什么?”

 

“没有啊,我为什么要害怕?是不是脑子还不太清醒……”Benji用自由的那只手碰他的额头,也被抓住。他坐起来把Benji又拽近了点。

 

 

草原上只有他们车辆的前灯亮着,晴朗的夜空深邃高远,世界突然死一样寂静无声。

 

 

 

Ethan在一声巨响后惊醒。

 

桌边上的Brandt刚把一摞文件放下,“不是吧?我拿个东西的功夫你还睡着?”

 

Ethan移到窗边,发现那声巨响的源头是大楼前面施工队的风镐,又将视线移回来。刚才的梦境把所有的色彩都放大了,受此影响,室内的东西看起来都有些饱和度过高。那些梦境没有随着他的清醒而消失,反而越发清晰起来。

 

“你……还记不记得我三年前在非洲干了什么?”

 

“你自己的任务你不记得内容吗。”Brandt没好气,但还是负责任地打开了电脑。

 

“奇怪的是我并没有具体的记忆。”

 

“你的大脑也许认为没必要记住吧……看起来是帮制药公司销毁数据的那次。很常规,没有出现状况。“Brandt把任务信息传到办公室的屏幕上。

 

Ethan隐约有一点印象。但上次他和Benji有机会单独相处应该不是在任务中。

 

“人员是……就你自己啊。”

 

Brandt的话也和Ethan的记忆相同。那次任务中Ethan被抓走,敌方没有面具只好拿致幻剂来骗他,那些人以为文件只能从他脑子里挖。逃脱后负伤为两个针孔,身体机能没受到什么影响。Ethan后来回想那两个抓他的人之前说了什么,然而脑海里一片空白。

 

但梦里关于逃脱后的记忆就不太一样了。据点外面没人把守,屋子向下连接着下水道,他走到转角处,有人正放轻脚步相向而来,Ethan握紧手中的枪,直到那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Benji。从克里姆林宫拆弹任务之后就总是会出现在他身边的Benji。

 

“人有没有可能完全忘记自己做过的事?”

 

“可能啊,喝酒喝断片,信息素紊乱还不好好接受治疗的人,都有可能。”

 

 

 

人们通过回溯过往的经历来确认自己的存在。某件事情经常会触发一系列的联想,不一定非得是完全相同的事件,某种气味,声音,或者形状,都可能在正在发呆的大脑里牵出一个线头。只是线头的另一端是打理整洁的毛线球,还是连着迷宫的出口就不得而知了。

 

大约有一半的几率,Ethan在等机构的医生按下心理评估通过印章时,会盯着墙上的一幅抽象画发呆。深浅不一的蓝色色块让人想到天空和海洋、服役时的潜水训练、爱穿这个颜色的任务目标……

 

然而从某个时间点开始,那些联想最后都会在同一个人那里结束。

 

并不是说Ethan爱上Benji是一瞬间的事(也许意识到这一点确实只需要一瞬间),它就那么发生了。前几次做那种梦的时候他还可以说是因为任务周期太长了,而上一次婚姻之后他不想再毁坏别人本可以拥有的生活,所以潜意识一不小心将这位可爱的同事当作深夜幻想的对象。

 

可是他最近才觉得,其中有一些未免太真实了。

 

在匡提科讲课的第一天晚上,和Benji吃晚饭,特工先生差一点点就直接握住Benji的手,将这些感受全都告知对方。他想说自己在乎对方,如果对方愿意的话,想开始一段新的关系,

 

但他并没有。

 

后来发生的事情也证明确实应该好好想想怎么追Benji的。

 

他想起他那山一样高的未说明事项。他又想起自己曾决定不去打扰别人的生活。

 

 

“好的,Hunt先生。”Jane这次负责给Ethan盖章,用略微正式的口吻宣读完相关规定,确认整个过程的视频没有问题后把摄像机关上。“虽然是秘密情报机构,却留存了一大堆医疗录像呢。搞不懂上面的逻辑,你知道吗要是哪个特工阵亡了,我们还得赶紧让技术部门帮忙销毁这些数据。”

 

似乎是察觉出Ethan散发出的失落,Jane补上一句,“另外祝贺你,看起来你不用再因为易感期而困扰了。所以如果你有心仪的对象尽管追求就好,也不用有什么顾虑。”

 

“嗯?”哦对,这个,Ethan想到,点了点头。

 

除了帮Julia伪装,伪装成一个断开连结的Alpha已经是每次任务后应对医疗评估的必修课。而有连结,就意味着易感期,也就意味着为了保持激素稳定,Ethan会定期得到一管专门的试剂。

 

他自然是都处理掉了,而且以前的医生都没怎么提起过。Jane特别提起这个让Ethan有些疑惑。

 

“之前负责这个项目的人中途不干了,留下一堆烂摊子……不过我认为你没什么问题。”Jane在表格上签好名字,又拿了另外几份报告一起交给Ethan,“最近的化验,你的数值已经趋于平均水平,嗯,挺不错的。”

 

Ethan想到那指的应该是定期的血液检查,他鲜见地又迟疑了一下,就像某次保护目标在眼前被砍掉脑袋,一时间没搞明白具体的情况,“抱歉,是什么数值呢?”

 

“信息素,其中的几项指标。世界上有不少不幸丧偶的Alpha,我见过很多比你严重得多的案例,过去这五年应该过得比较辛苦吧。”Jane作为一个不幸丧偶的Omega,有立场说这样的话。

 

他教的那本FBI教材有一章也关于它,还附了很多较新的研究论文节选。一般认为易感期会持续将近十年,比较常见的例子是,有些失去伴侣的Alpha在这一时期情绪会非常不稳定,平时开朗的人可能会异常悲观,和蔼的人会变得脾气暴躁。文章里委婉地将期间发生的症状称呼为“困扰”,毕竟它们也是正常存在的。

 

并不完全字面所谓的‘会很容易和人上床’。当然这也是调侃。教材上一篇比较新的论文的观点非常感性,说因为Omega不希望自己离开后,Alpha会那么容易忘记他们。

 

不知道是谁选的。

 

后面的话Ethan没怎么听,他有用自己的读唇技能以防漏掉什么信息,而大脑中在想别的事。

 

那些从自己的身体中检测出数值在表格上连成一条曲线。

 

他应该没有标记过Omega才对。

 

“……至于为什么会影响情感生活,有的Alpha会忘记那时发生的事情,这就很令人恼火了。”Jane已经发现Ethan在走神,她准备结束对话了。

 

“就像老套的酒后乱性,因为不记得所以不承认。”

 

 

……

 

 

如果是电影或是小说也就算了。

 

作者会给主人公编个宿敌。Solomon Lane或许算是Ethan的宿敌,但是看在全英国汽车旅馆的份上,Ethan回应前台服务女士暧昧的眼光时,很想让Lane去俄罗斯监狱里尝尝过量抑制剂的滋味。

 

他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开始思考怎么折磨这个宿敌,这一点都不像平时的他。如果Lane没有和他摊牌的话,他现在应该在回国的飞机上思考Ilsa一定要他参与这次行动的理由。

 

Ethan一开始还怀疑被抓也在Lane的计划之内,事实上的确如此。但是Lane亮出底牌的方式过于私人化,只能被解读为不知名的执念。

 

还记得辛迪加在中亚投放的流感病毒吗。只针对Omega和Alpha的流感病毒,WHO当然重视的不得了,世界各地的研发机构很快就搞出了疫苗,并且以最快的速度让所有有记录的AO们进行注射。

 

“那么,Hunt先生,你认为为什么疫苗会这么快被研发出来。”

 

Lane那时坐在房间的另一边,在几乎没对莫名其妙的文字创作做任何解释之后,翻开自己的另一张底牌,和Ethan说那些疫苗会让接种的人产生另一种抗体,专门对抗接下来投放的另一种病毒。只要Lane跨过美国的国境线,这种专门杀Beta的病毒就会在一个星期内消灭至少三分之一的人口。

 

“你不会成功的,你的制药公司和资产都被MI6掌握,没有人会为你做事。况且生化武器……”Ethan意识到了什么。

 

因为一些生理机制的不同,很多专门疫苗并不能通用。如果Lane的计划是真的,在有人能想出对策之前,Beta应该已经死得差不多了。

 

那么Lane的转运不可以成功。

 

 

开车将门口的通行杆撞飞时,Ethan又开始了迫不得已的不可能任务。

 

 

 

 

『晚上好,Dunn先生。

 

你要接受的任务是,在IMF一名高级Alpha特工进入易感期时照料对方,给予必需的陪伴与协助。这是一项长期个人任务,在可以预见的期间内你有必要对此保密。

 

医疗部门会给予你一定的权限,现在显示的是任务目标的准确信息。

 

如果你在任务中被俘虏或阵亡,组织将不会承认你的一切行动。

 

装置将在此次通讯结束后五秒自毁。』

 

 

 

 

 

_______

本质上确实是个friends with benefit转正的故事

觉得HuntDunn标签挺好听的就私自加上了【好像谐音hunt done 狩猎完毕啥的【瞎犯中二病

新年快乐(。・∀・)ノ

 


2019-12-31 03:20:09 【一期一会】 HuntDunn的tag好有趣,刚发现合集的名字叫多数派报告23333 ethan和hunt的对峙里benji总是在风暴中心,这次干脆所有的beta都差点被地图炮到了2333 alpha的易感期真是好麻烦的事情,对健康的恋爱关系有好大的威胁,再加上工作性质的顾虑,两个人的恋爱之路好艰难。 圣诞快乐!元旦快乐!春节快乐!

2019-12-31 21:53:01 【凩久】 我的天我喜欢这个走向(你)hunt dunn真的有意思哈哈哈哈哈哈超酷👌👌👌

2020-01-19 16:30:10 【masuzuki】 回复【一期一会】 是的多数派报告,给Lane编了一个很冒傻气的毁灭世界计划,应该还会编一个同样冒傻气的收场。可能对 Ethan会忘记什么 有点特殊情结,他的资料上说他的大脑像计算机一样呢【诶】,我也很期待他们好好谈恋爱【诶】各种节日快乐!

2020-01-19 16:37:22 【masuzuki】 回复【凩久】 【做出洒狗血的动作】而且HD缩写是高清画质呢!【x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