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even. Elopement

 

除去那些邪恶计划,Lane是一个很普通的Omega。不过他爱好成谜,不太和人说话,想演讲之前一定会开始念诗,以显示接下来要说的内容的主旨,鬼知道打草稿打了多久。

 

吃得也不多。Ilsa补充说,她以前试验各种方法激怒这个人,打翻他的饭,故意弄脏桌面,也没看到有因为洁癖而爆发的迹象。

 

但Solomon Lane确实是个比较奇怪的人。做背景调查的时候,只知道他分化时间非常晚,也许是留下了什么创伤才变得喜欢虐待别人。

 

“我还挺意外的,你会愿意听这些。”

 

Benji耸了下肩,本以为Ilsa会用“机密”之类的理由搪塞,就不用听了。关于流血的那部分被Ilsa用轻松的语调掩饰过去,讲的虽是卧底时期的趣事,因为主要人物的关系也不那么有趣了。

 

他倒真想试试打翻一次Lane的饭碗,只是事先要托人给自己弄一整套防护用具,免得Lane真的冲过来把他脖子抹了,血溅当场,墓碑的铭文还没定好。一想到自己毫无形象地死去,坟头石碑会是别人代写的「运气很差的处女座前IMF内勤」(“前”还是用修正符号后加上去),Benji决定离Lane的饭碗远一点。

 

“我竟然真的像个正常的探员一样参与正常的跨国执法行动。而且我竟然连着说了两个竟然和两个正常,快叫我Dunn探员。”

 

“Dunn探员。”

 

这没什么意义,因为称呼是同样的两个单词。不过Ilsa很配合。他们在一间民居外待命,联合行动中他们的任务是查处这里可能存在的非法走私品。Ilsa敲门,没有人应,要做出下一步动作前,Benji制止了她。

 

“等一下,我想做这个很久了,让我试试。”

 

随着门板碎裂的声音,Benji踢门成就达成。

 

“你真的看电影看太多了Benji。”

 

这年入冬之后发生了几件值得记录的事情,一是Luther又一次提交辞职申请。二是Ilsa正式调职MI5,开始做更多能浮出水面的工作。三是世界上知道Lane跑了的组织都对其和同伙发起了通缉。这是某位传奇特工第一次被概括为同伙,在通缉令里被放在别人的名字之后。

 

新工位配的椅子Benji还没坐够,难道自己又要被CIA关起来。他只是因为任务和Ethan有……一些定期的接触,为什么那些人会认为一个对任何事都“阅后即焚”的Ethan会跟他达成什么约定。没错,那个时候的Ethan对任何事都“阅后即焚”。

 

但这次他的工作单位竟然没被撤销。而Benji上次因为不愿意进CIA而提交的调动申请竟然在时隔18个月之后被单方面同意了。这是他作为FBI派ICPO实习生参与的第一次行动。

 

房间深处隐隐传来一股腐臭味,在冬日干燥的空气里也非常明显。

 

房子里并没什么犯罪团伙,至少没有活着的犯罪成员。发现了尸体,他们两个的第一反应都是叫清洁队来清理,然后才想起这不是什么需要掩人耳目的见不得人的任务。

 

Benji把自己的枪收好,从二楼下来,楼上安全,没有其他人。

 

“不知道是谁杀的他。”其中一具尸体一个枪口在额头,另一枪在喉咙,干净利落。

 

“那看起来像是你们组织里的人会做的。”Ilsa 开始翻查四周的摆设,看有什么线索留下。

 

“瞄的是脚却打中了头的那一套吗?”

 

Ilsa给了他一个奇怪的表情。

 

“怎么了,我现在算是FBI了,当然要换一些梗。”

 

Benji看向尸体,Ilsa说得没错,外勤射击训练确实有这样的要求,但世界上的机构那么多,肯定也有别家的特工会这么做。

 

“应该是个老手吧。”也许没有某人那么厉害。

 

“刚才谈Lane的时候我还想你差不多该提起来了。”

 

“提起什么?”

 

Ilsa摇摇头,没什么。“比起那个,没想到你真的会同意。”

 

“去FBI吗?”也不能算是Benji自愿的。也许国会终于意识到在关闭和开设IMF之间反复横跳太过浪费资源,不如直接削减人力,让分出来的人去填其他地方的空缺。Benji不太清楚Ilsa那边的具体情况,只知道对方多年来一直想回家工作。

 

“有点麻烦啊,不能像以前一样对尸体视而不见了。”勘察人员里有个人显得格格不入,一来到现场就向他们搭话并自报姓名。

 

Benji想起被他遗忘的社交礼仪,准备和接下来要一同工作的这先生打个招呼,却在抬头的一瞬间愣住了。

 

站在那里的是那天在教室坐他边上听Ethan讲课的人。

 

“我记得你应该叫Ju……”

 

“名字是Walker。”

 

“那你一定认识Karen Walker了。”Ilsa说,“我听说特勤里有队人都姓一个姓,只是隔段时间就换个名字。”

 

Ilsa猜测Walker现在可能叫January。

 

Walker的视线落到Benji身上,Ilsa移步挡在Benji前面,“你是来协助调查杀人案的吧,那应该才是我们现在的首要工作。这可不是个闲聊的好时候。”

 

“好的。那你们有什么发现吗?”

 

“没。这边就是一些装修用的……”Benji从壁炉边拿起一只废旧尼龙口袋,里面还有很多碎砖块。推测房子的主人应该是想重新垒一下书房的壁炉,结果还没顾上开工就被干掉了。

 

“你要过来看看吗?我想去外面透透气,要不你和我们换换,东西还挺多的,说不定能有些别的发现。”

 

Benji穿过房间向外走去。

 

“你和Hunt关系很好吧?”

 

“Benji,你没有必要回答他。”

 

“实际上,有人拦截了我们送给Interpol的情报,关于通缉犯……”

 

Benji的手机短信提示音响起来。他点开看看,用几秒钟回复完。

 

“也没有,就普通同事。”

 

“那你不用悲伤了,因为我们接到的命令是找到就直接杀掉。”

 

“你不是来协助Interpol办案的吗?Augustine Walker先生。”Benji心不在焉地将Ilsa之前的观点重申一遍。

 

“是August。”

 

“好吧Walker先生。”

 

因为案发现场比较偏僻,晚上工作结束之后大家直接在车上过夜。

 

“那家伙应该是个CIA。”

 

Ilsa将车内的灯关上,在黑暗中问坐在后座的Benji,“你要去找他了?”

 

“见鬼的当然不是。” Benji矢口否认,绷了一下午的冷漠探员神情一下子不见。但他怎么也想不出哪里会暴露,难道是他收到Ethan短信时太惊讶而看起来很可疑,他不记得自己的手是不是够稳。

 

“我还没说具体是谁。”

 

“你怎么知道的?”

 

Ilsa点点车子的后视镜,“你下午站的地方后面很不巧有块镜子,我的角度刚好看到了一点。”

 

“那你要逮捕我吗?”

 

“你是美国公民,我可没权力逮捕你。”

 

“我有双重国籍呢。”

 

“放心。只要你想清楚,我想Ethan也会开心的。”

 

车子外面的空气中充满雪天之前特有的气味,未来几天大概会下雪。

 

“为什么你,不去找Ethan呢?”Benji看起来突然非常紧张,“我是说,你亲口说过自己喜欢他的不是吗?”

 

Ilsa第一个想法是这家伙在感情方面单纯到太容易上当,第二个想法是当时或许应该找点别的借口约Ethan见面。但她心情不错,想要逗一下这位技术员。

 

“我只能说,他可能没有我喜欢他那样喜欢我。”Ilsa换上落寞的神情,她看出Benji在组织为Ethan辩解的话,那是技术员下意识的习惯,即使他们谈到的这个人现在算是三分之二个通缉犯,“我没看错,你才是总站在Ethan那边的人。我想知道为什么?他抓住你的什么把柄来勒索你,或者对你施加了常年的精神控制吗?”

 

“不,我只是……自我满足罢了。”

 

“你不是那种自私的——”

 

“我是。我们认识也没有很久,Ilsa,可能我表现得不是特别自私,但你怎么知道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你又不能把我的脑子掏出来连上电极做实验。顺便如果你真的这么做了,我也死了,那你就更不知道了。”

 

“我没有恶意,Benji。我们认识确实不算久,我只是在关心你。”

 

她继续说,“我还想如果你回答不上来,那Ethan蛊惑人心的技能确实很高超,或者你干脆承认算了。”

 

“承认什么?”

 

Ilsa 在空中用手指写字,然后还在外面画了一颗心。她一本正经地做这些,Benji反而找不到反驳的好办法。

 

“Ilsa,你误会了,而且,即使是世界上最善良的人也有无法忍受的事情。”

 

“你做了什么很过分的事情吗?哦,你觉得如果Ethan知道,后果会不好。那是不可能的。”

 

Ethan Hunt的专攻就是解决不可能,所以对他来说什么都有可能,比如和重刑犯私奔。

 

“你总不会是杀了他的私生女吧。他有私生女吗?”

 

“……你还是不要猜了。”Benji表情怪异,像喝到他不喜欢的杜松子酒,鼻子皱起来。

 

“我要向你道歉,我之前那么说一部分确实是因为工作需要。但我喜欢的人由于一些原因不太可能会和我在一起了,而Ethan确实很迷人,如果还有机会能见到他,我一定会问他要不要和我私奔,这就是我的想法。”Ilsa郑重地说,“所以你最好在我之前见到他。”

 

Benji沉默了一会,“我现在甚至觉得,如果平行世界真的存在,有幸认识你的每个我大概都有这么一两回要你用言语宽慰。你太善良了,Ilsa。你是那种很好的人。”

 

Ilsa用鼻子发出一个音节。

 

“我可以把你那几句认为自己不好的话原封不动还给你。”

 

“……”

 

“还有我并没有在开导你,我是在和你宣战,Dunn探员。”

 

Ethan刚上了大陆没多久就被人盯上。第一波和第二波都是CIA的行动组,而第三次手段也最粗暴,似乎是某个有恩怨的仇家特地找过来了。

 

身披长袍的女人坐在谈判桌前,侍者为两人倒上酒。

 

“以为你的外号是因为信息素像鸟一样会飞呢,Lark先生。”

 

屋子另一角被控制的同行者发出一声嗤笑。

 

“我把这当作赞美了。”

 

“我就是在赞美你,Lark先生。”

 

Ethan从屋里摆设上的统一花纹大概也猜出一点,年轻的时候确实有干涉过这伙人的生意。Max的女儿似乎非常喜欢这个名字,在每句话后面都加上它,但事实是自己从未化名Lark。在没搞清楚对方的目的之前要先装作自己了解一切。

 

“请问有什么事一定要找我吗?”

 

“在期限之前把我想要的东西拿来,不然你就等着给你的情人收尸吧。”

 

Alana意有所指地看向Lane的方向。Ethan突然明白外人会怎么看待Alpha带着Omega逃犯从MI6逃出来这件事,更糟糕的是,他没办法反驳。

 

“现在你有一分钟和他告个别,然后接受你的任务。”

 

Alana和她的手下都退出了房间。

 

做间谍的时间够久真的会产生经验上的差距,Lane之前连一点像样的反抗都没做,让他认为这有可能也是Lane计划中的一环。

 

“所以,谁是Lark。”

 

“我想那位女士说得很清楚了。”

 

“你怎么会觉得我不会把你留在他们手里死掉呢?”

 

“如果你想杀这几天的机会太多了。”

 

Alana想要欧盟CDC前二十年的疾控数据。机构每年都有公布报告,但她指的是那些不为人知的实验数据。

 

“如果你不按照要求,我就让他们把我交给CIA,白寡妇的家族在寻求官方的承认,我很乐意帮他们这个忙。但那样你就会比较困扰了,Ethan。”

 

确实会比较困扰,CIA肯定会第一时间把Lane运回国。

 

给Alana偷数据和找病毒,只能两边一起干了。

 

于是Ethan以Lark的名义雇佣了一只黑客团队窃取必要资料,划定了几个有可能掌握Lane所说的病毒的交易者。在经过德国南部时他本准备在一个老朋友那里借宿休整,但那人已经被别人干掉,尸体躺在一楼快一个星期。正当他在房子里寻找弹药时,有人破门而入。

 

Ethan马上躲进书房书架后面的秘密房间,交谈的声音能分别出是Benji和Ilsa,他马上想到这不是巧合。好在听他们的谈话内容,Ilsa有好好遵守和自己的约定。

 

“我还想要不干脆退休,回家养个羊什么的……”

 

他们在搜查屋子。Benji正从书架上拿下一本主题是剪羊毛的画册,冲门外杨声说道,回过头时正和他对上视线。确切地说是Benji发现了壁纸上不自然的缝,那是暗门的边缘。Ethan很少怀疑他的技术外勤在找线索方面的天赋,对方将面前这道门推开与自己面对面时,这个观点显然又一次得到了印证。

 

他们没顾上交谈,Benji赶紧把门关上,因为Ilsa听见Benji刚才的话也来到这间屋子。

 

房间并不隔音,密室的通风系统也和外面是连着的,声音听得很清楚。再后面来人是一个——Ethan听到一阵熟悉的嗡嗡声——Alpha,他透过缝隙向外看,虽然对方留了胡子,但根据信息素确实是上课时坐在后排和Benji搭讪的Alpha。

 

好巧啊

 

Ethan发过去一条短信。

 

他猜Benji会回个“卧槽”,“啊”,“怎么会这样”之类的信息,就像上回他没事先商量好就从通风管道里冒出来的反应一样。其实这并不是寒暄的好时候,原本他就必须在这里好好休整,补充弹药,以应对接下来的未知状况,但现在那些都因为房子主人的死亡而无法实现。

 

Ethan又发了一条,这次内容很直接。

 

如果你还相信我,我需要你的帮助

 

对于一个只愿意将他们的关系维持在朋友层面的人,如果Benji不愿意帮忙,他也完全能理解。

 

你真是个世纪大麻烦,Ethan Hunt

 

看来还是有一点希望。这句话几乎等同于Benji平时会说的“真是拿你没办法”。

 

Ethan在公路边吹着寒风,准备在凌晨时分正式启程,如果那之前Benji不出现的话,他就要自己想些别的办法。

 

“FBI的这个差事是不是也是你搞得鬼,Hunt特工?”

 

天空开始飘雪了,和落雪一起来的还有他的技术外勤。

 

“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你这个费加罗和苏珊娜私奔了,伯爵当然得抓着你不放。”

 

Ethan忍住没问Benji口中的苏珊娜和伯爵分别指的是谁。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我现在没有权限干涉你的工作调动。”

 

“你让Brandt帮忙?”

 

“Brandt的位置如果出面会让人以为有利益牵扯。”

 

“那就应该是Ilsa,你还真的去拜托人家了,就这么忍受不了我和你在同一个机构上班吗,不对,你又是通缉犯了,通缉犯先生。”

 

“但你还是过来了,虽然比想象的慢一点。”

 

Benji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向Ethan扔过去一个书包,里面东西不少。他还拿了围巾和手套给Ethan,说看着他就冷。

 

“我也要打包一些行李,而且你以为从别的特工眼皮底下溜走很容易吗?你最好好好解释一下到底要干什么,我保留随时跑路的权利。”

 

“看你对新工作适应得挺好的,Dunn探员。”

 

“哎,别那么叫我。”

 

Ethan露出一个微笑,“你怎么找到我的,Benji。”

 

“……你自己猜去吧。”

 

Ethan后来才知道Benji没想到能够找对地方,对方以为说他麻烦就可以把他气走了。

 

这时远方有辆摩托车接近,车上的人一边开一边叫嚷,来人是Alpha,而且是很熟悉的金枪鱼罐头。

 

Ethan拽着Benji跳到公路外面的斜坡,过程中Benji后背撞到石头,发出一声呜咽,虽然很抱歉但Ethan只好捂住对方的嘴。

 

先做好注射是对的,耳后淋巴肿胀的程度大概还能撑一天左右,安静地等待应该不会暴露。不过Ford几乎没有在他们面前停留,也没注意到空气中稀薄的信息素。不一会后面又有个开小绵羊的特工跟上来,听那人自言自语的声音,大概是Cooper。

 

>也许你可以先走

 

Benji在Ethan手上敲着摩斯电码。

 

>应该不会被发现

 

>但你就发现我了

 

>因为你不够小心,Hunt

 

为什么叫我的姓,你在生气吗?Ethan无声地问。Benji瞪了他一眼。

 

>因为五个字母写起来会更慢啊

 

Benji因为嘴被捂住只能用鼻子叹气,手上传来的体温让Ethan意识到他们之间过于接近的距离。他应该——Ethan开始在Benji脖子上摸来摸去,名义上是为了检查对方是不是别人用面具假扮的,顺便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他感到Benji抖了一下。

 

由于他们还在躲藏,这次Ethan没有被推开。

 

小绵羊在他们上方的道路停留一会也开走了。就这样CIA与他们擦肩而过。

 

“所以我们要做些什么?”

 

“黑一些电脑,你擅长的。”

 

“Jane竟然骗我在这里可以见到成群结队的阿拉斯加。”Benji哈出一口白气,毛茸茸的护耳似乎并不能起到足够的保暖作用。“而且真是冷死了。快赶上阿拉斯加了吧。”

 

Benji搭上Ethan的手爬上斜坡,又快步走到前面,没等Ethan跟上他,语气不满地嘟囔着。

 

“你能不能别露你的大白牙了。”

 

_______

俗话说这两人一起出任务等于滚床

Lark是一种鸟的名字诶


2020-01-20 02:48:26 【大冬瓜】 剧情峰回路转!?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