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ekaboo

* 借用了影片Ready or Not关于游戏的梗

 

寄养家庭开始他们多年难得一遇的晚间狩猎游戏时,Benji正在用铁片磨手上的绳子。他心想,就不应该回来结这个破婚。

 

一个人要是在成长过程中见过各种倒霉到无可救药的人,自然会认为一个运气在平均以上的人非常了不起。更何况是一个面容英俊,眼神温柔,举止优雅的和他说着相同语言的人。两个人在异国旅游时相识相恋,常见的恋爱喜剧桥段在他们之间上演了一遍。狗血的可能比较少,但Ethan似乎对于每天早上看Benji醒来这件事特别执着。

 

据说灵魂确实存在,它们会在人睡着的时候偷偷溜走,主人醒来时,躯壳会发出召唤,而早上云朵的金色边缘,其实是灵魂归来的速度太快,擦出来的痕迹。

 

“你干脆去创立一个神秘学的学说吧。”

 

Ethan吻Benji的眼皮,温暖的触感在那里停留了一会儿。

 

“我只是想让你每天第一次看到的人是我。”

 

 

Ethan Hunt可能是Benji这辈子见过的最棒的人,所以他们实质上的蜜月都进入尾声,接到那通在半夜打进旅馆房间的越洋电话,Benji就脑子不清醒地答应了。

 

回家补个婚礼总不会太费事。

 

除了促使他离家出走的家族传统。

 

除了Benji没告诉Ethan,自己是个大家族的养子,而他们家族的祖先是恶魔的代理,每当有新的成员要加入时,一定要在新婚之夜玩一个游戏。游戏由新成员抽牌决定,由于最坏的牌只有一张,平安的几率还是很大的。

 

就是这么一点小小的几率,好运气的Ethan抽到了那张牌——过去二十年都没人抽过的最倒霉的那张牌。抽到这张牌的人要在当天晚上被刺入心脏然后献祭,不然家族里的所有人就要在太阳升起666秒后一起化为灰烬。化为灰烬,这种惩罚,难道和祖先签订契约的不应该是个吸血鬼吗。

 

这张牌还有一个可爱的名字,孩子们甚至成年人都会偶尔玩的游戏:Peekaboo

 

 

Benji不知道割掉绳子花了多久,总不会特别久。推开房间厚重的大门,大房子的走廊有些诡异,静悄悄的。他找了很久却没发现大家的踪迹,最终走下盘旋的楼梯,出了房子,在通向花园的道路尽头发现了一件带着血的西装外套,昨天晚饭时Ethan还穿着这件衣服。

 

围栏里面横七竖八地躺着他的家族成员,无一例外都被挖出了心脏。如果黎明前没有完成献祭仪式,他们就要死掉,虽然现在和那也没什么两样,过不了多久天就要亮了。

 

Benji转过身,Ethan在灵魂和空气擦出金色的晨光中向他走来,沾满血污的手上拿着他们的订婚戒指。

 

“这个世界上恶魔的代理并不止你们一家。”

 

应该在第二天婚礼上使用的戒指缓慢地套上Benji的手指,金属因为沾了人的血潮湿微凉。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