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家

*存在Ilsa→Benji

 

照料醉汉的难度一般要看醉汉本身。幸好Benji没有撒酒疯的习惯,滔滔不绝之后是沉默,然后又是感情流露,再然后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Ilsa对酒精也没有特殊的爱好,和Benji有数的几次见面,往往也有其他人在场,也没喝到过尽兴,所以她还是第一次看见Benji喝醉。

 

在中亚的小镇遇见Benji是件意想不到的事。这里是任务结束的中转地,她准备停留三五天时间,听说上面又和盟友国家有合作,但又是他们小队也太巧了。Ilsa和他打招呼,她过于习惯寻找那个总是会和对方一起出现的人,一般只会采取和Benji比朋友近点,又不至于过于侵犯私人空间的距离——简直太好找了,Ethan Hunt的存在感无法忽视。这回她没找到,更感到意外。

 

当地的酒吧算不上有格调,他们挑的这家烟雾缭绕,衬得里面不少人都一脸病态,好在没什么人闹事。他们喝了一些掺了水的酒,第四杯的时候Ilsa明白Benji的到来和她的工作无关,他结束对航班的吐槽,托着腮帮子看着她,不知道又在想些什么。

 

根本不需要审讯技巧,这个盟友国家的外勤在信任的人面前会一五一十地将一切都说出来。Ilsa受到了信任,虽然是对方的大脑被酒精麻痹了之后,她想,Benji应该更小心一点的。Benji换了个姿势趴在桌子上,十分钟后一动不动,好像谁都可以捡走。

 

如果她今天不在的话,说不定真的就被谁捡走了。

 

 

Ilsa向来不喜欢管别人的情感问题。她不知道Benji 为什么信任她——那次电击让他的大脑产生什么奇怪的病变了吗。她架着喝醉的人回到落脚的旅馆,摸索着电灯开关,感觉到有人已经存在于黑暗之中,她收回手看向立在窗帘边的Ethan Hunt。

 

“怎么你们这对来找我都不先打电话的。”

 

她用轻快的语气说,听不出来指责的感觉,想表达出他们相遇的地点就在这家旅馆,Benji特地来找她。Benji因为不久前和Ethan伪装情侣的任务而苦恼,找不到可以谈心的对象,特地来找她。这真是太幼稚了,但炫耀总令人心底产生恶心的愉悦。

 

她料想到那个伪装情侣的故事一定以意外的一夜情为结局,而故事的另一位主人公完全没抓住机会表明心意。她知道Ethan有他的心事,根据已知的情报,可能还挺严重。

 

Ilsa绕到床的另一边,用手里的湿毛巾给Benji擦脸。毛巾用温水泡过,Benji一定是很喜欢温暖,那一点温度也让他贴近Ilsa 的掌心。她思索着Ethan还能容忍她摸Benji摸多久,给陷入沉睡的人翻了个身脱掉上衣。

 

“如果我没过来,你准备做什么。”

 

Ilsa看看床边的空地,“打地铺吧。然后看他第二天愧疚的神情。”她捕捉到Ethan的一丝错愕,“Ethan,虽然人们说我们很像,但我和你不同的地方就在于,我想说的和可以说的会更多一点。我对待自己的内心也更真诚。”

 

他们在床两边各自铺了毯子躺下。

 

在睡着的人平稳的呼吸声中,在Ethan一听就醒着的呼吸声中,Ilsa说道:

 

 

“有一天我会拿过来也说不定。”

 

 

 

_______

是相爱十年三十题!应该不会按顺序写……

大概都是原作背景叭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